關於部落格
閃亮亮的平凡生活
  • 1175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2005大陸行〈一〉

2005.07.22 凌晨4:50 為了及早訂到便宜的機票,而訂了一早從小港機場起飛的班機。為了能夠早早從高雄飛,昨晚睡在基金會,從沒有枕頭的塌塌米爬起來,好像才睡著就醒了,有種骨頭快要散開的感覺。小巴士的司機睡過頭,所以叫了計程車趕往機場。 即將離開台灣一個月,別說台灣了..我這個土生土長的台北人,也未曾離開台北一個月。其實工作隊的行程是在北京待半個月,去青島玩三天即返台。但我想要去武漢找父親,也可以趁機多看看別的城市,母親以各種理由反對我之後落單的行程,我只好瞞騙她工作隊的行程總共一個月,雖這不合理的理由最後一定會被發現,但現在起飛之後,一切就成定局了,先把愧疚和心虛拋到腦後吧! 到了北京電影學院之後,晚餐是一桌豐盛的好料,包含北京最時尚的一道菜-水煮魚。水煮的魚片在一鍋紅色的辣油當中,非常刺激食慾,這道菜本來是重慶的特色風味,不過自北京餐廳也有這道菜之後,據說口味最正的那一家天天大排長龍。我們這餐吃的應該是學校廚房煮的,但口味絕佳的程度已經讓大家嚷著不想回台灣了~ 2005.07.23 雖然北京很乾燥,但今天下大雨,一早起來溼漉漉的,原來是甫肆虐完台灣的海棠颱風跑來內陸搗亂了。風雨中好大的天安門廣場都是人,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廣場不僅觀光客必遊,當地人也很多,五四運動還有其他改革運動,在這個空曠的地方留下濃厚的政治意義。地下道有很多人坐在地上,沒別的事只是靜靜坐著,後來才知道因為城市的消費高,許多人想進城玩又礙於經濟狀況沒地方去,所以來了就坐在那兒。偌大的空間和他們沒有表情的表情,很深的無奈。 。
台灣的故宮多瑰寶,來北京看故宮的重點是建築群,從南面的午門進入,由於時間不夠故宮太大,而且為了2008北京奧運許多建築都在加速修繕中,所以我們只走中線,左右兩旁的就無法進入仔細欣賞。從午門進入,方知午門是處罰太監的地方。所以連續劇裡面,當權著扯著嗓子大喊:「把犯人拖到午門斬了!」其實是不對的。歷史傳統與戲劇傳統相悖的例子又添一樁。不過在明清之際,確實有一名提出諫言的太監被打死,或許此事流傳對戲劇慣用午門為處死刑之地有些影響。 傍晚到了潘家園。潘家園是一個經營民間舊貨、工藝品、收藏品還有裝飾品的假日市場,於北京東三環南路潘家園橋西南,占地達四萬八千五百平方米,市場分為工藝品大棚區、古舊家俱區、古舊字畫書刊區、古玩區等四個經營區,共有三千多個攤位。目不瑕給的古玩和工藝品讓大家很開心,於是再抵達北京的第二天就開始採買紀念品了。我看到一個民國三年袁世凱的錢幣,詢價老闆說要100元人民幣,我還懷疑是假的呢,於是立刻轉身走人。老闆一直喊著說可以便宜點,我揮揮手表示不要了。沒想到我走到另一頭,老闆還赤著腳追上來,真把我嚇壞了。他問:「多少妳才買?」我說15塊吧。他老大發了很大的脾氣,怪了是你自己追上來的,我已經說不買了呀,看他堅持我只好繼續跟他講價,最後終於以12元成交。 為使殺價順利,我全程操大陸口音,如果有人問我哪裡來,我總是笑笑的說南方。他們大部分都猜我是廣州人。有一個老老的小販拿著印了蔣中正頭像的手錶,神秘兮兮的問我:「妳知道他是誰嗎?妳一定不知道對不對?」我心想那不是咱們先總統嗎..原來他在大陸這麼不紅,那小販還肯定我不認得蔣先生想來個故弄玄虛。 時間緊迫,我們匆匆逛了一兩個小時離開。回到車上大家分享彼此的戰利品,發現我是最會殺價的。說真的不是我特別狠,應該是我知道對方大概在想什麼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